网站位置:肿瘤用药个体化靶标检测 

肿瘤用药个体化靶标检测

    NCCN是由21家世界顶级癌症中心组成的权威学术组织,它联合全世界众多专家编制肿瘤临床实践指南,具备完整的临床、科研以及继续教育的能力,是一个非常完善的循证医学体系,其主要任务是为医务人员和患者提供治疗决策上的帮助。
    自1995年起,NCCN开始制定肿瘤临床实践的综合指南,近二十年来,NCCN已经制定、更新和发布了100多项临床实践指南。由其发布的临床实践指南覆盖了全世界97%以上的癌症,并且每年更新一次,为全世界的癌症治疗和康复领域的医生提供了最先进、正确、规范的治疗方案。同时,通过年会、继续教育和期刊等方式的推广,这些指南已经成为各国肿瘤临床治疗的标准和参考,是目前国际肿瘤临床治疗的基本原则和指南。
    在NCCN肿瘤标准治疗方案的基础上,参考NCCN的推荐建议和经大量研究证实的最新研究成果,充分考虑个体间差异,实现个体化治疗,是提高肿瘤治疗效果的重要途径,已经成为肿瘤学近年来最为重要的突破。
    所谓个体化治疗(individualized drug therapy)是以每个患者的信息为基础决定治疗方针,从基因组成或表达变化的差异来把握治疗效果或毒副作用等差异性,对每个患者进行最适宜药物疗法的治疗。个体化治疗是提高肿瘤治疗效果新的探索,伴随分子生物学技术的发展,人类基因组结构、功能的逐渐阐明,个体化治疗将是21世纪肿瘤治疗中新的主题。
    相对于其它疾病,肿瘤临床治疗的有效率目前仍然偏低,而随着人类基因组学、药物基因组学及肿瘤分子生物学研究的不断深入,人们对肿瘤多成因异质性的特点有了更全面的认识。个体化治疗已成为肿瘤临床治疗的发展方向和有力手段,如何识别不同患者之间的差异成为实施个体化治疗的主要障碍。大量的研究表明,特异性的肿瘤分子标记物(一种可客观检测和评价的特性,可作为正常生物学过程、病理过程或治疗干预药理学反应的指示因子)是识别患者个体差异的重要依据,实现对这些靶标的检测是实施肿瘤个体化治疗的前提和基础。
    影响个体对肿瘤药物反应性的遗传因素,同时也是肿瘤个体化医疗的分子医学检测靶标,包括三类:
    (1)肿瘤治疗性药物的作用靶标,如HER2基因拷贝数和EGFR基因突变;
    (2)肿瘤药物代谢相关的靶标,如UGT1A1和CYP2D6等基因多态性;
    (3)肿瘤药物作用路径的相关靶标,如ERCC1 mRNA表达和K-ras、B-raf基因突变。
    越来越多的证据显示,肿瘤药物作用路径的相关靶标是识别患者个体差异的最主要靶标。例如,约百分之三十携带了EGFR基因突变的非小细胞肺癌患者使用针对EGFR的TKI药物无效,其原因之一是患者存在其他靶标的改变;再如,KRAS基因野生型的肠癌患者接受抗EGFR抗体药物单药治疗疗效仍然有限,也是因为存在其他靶标的变化,如BRAF基因激活突变。随着抗肿瘤药物的不断增加以及研究的深入,与作用路径有关的靶标越来越多,检测也从以前的单一靶标发展为多靶标联合进行。通过针对不同癌种的系统靶标检测,筛选出适合患者个体的药物,能够提高治疗的针对性和有效率。